我在90年代养大佬网 - 海量小说最新章节无弹窗在线阅读!

第 110 章

更新时间:2019-09-25 23:09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读产经] http://www.sikabeila.com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  门口这群人穿着破旧的粗布衣服, 身上到处是补丁,鞋也坏的不成样子, 脚趾头都露出来了。虽然这年头家家户户日子不好过, 可也很少有哪家人穷的穿这么破的衣服, 苏惟惟以为是哪里来的要饭的,谁知定睛一看,这几个要饭的有些眼熟,尤其是为首那个, 吊梢眼高颧骨, 满脸的褶子里都藏着精明算计, 这不是刘玉梅是谁?

  苏惟惟蹙眉,“你们怎么知道我住这里?”

  离开那里太久, 过惯了好日子, 苏惟惟差点都忘了从前的事, 可刘玉梅的出现立刻把她拉回从前那段撕逼的日子,以前生活虽然过的差, 可好歹有人撕逼啊, 每次撕逼时,腰也不酸了腿也不疼了, 整个人都会年轻许多, 哪像现在啊, 好久没撕逼, 整天不是这疼就是那难受的,生活实在乏味的很。

  唔, 那种腺上激素狂飙的感觉只有刘玉梅能给她。

  刘玉梅看到这洋房的瞬间,眼都直了,她不敢相信地盯着这茂密的花园,只在电视里见过的洋房别墅,这草坪上竟然还有秋千和滑滑梯,一看就是给孩子玩的,虽然在家里,红红和壮壮也是到处跑到处玩,村里的野草除都除不尽,可在这种定期修剪的草地上跑,那种感觉就是不一样!

  刘玉梅眼珠子都要掉出来,以前听人说她还有些不信,觉得张桂花等人就是没见过世面才会说这种话,可现在亲眼看到她才知道,张桂花形容的还不够好,苏惟惟这日子过的何止是富得流油,简直赛神仙!住这么好的地方,肯定天天有肉吃有鸡汤喝吧?

  “惟惟啊!你还真发达了啊!”刘玉梅眼珠子滴溜直转,手忍不住摸着大门旁的瓷砖,兴奋地喊,“呦呦呦!这连瓷砖的手感都跟咱们乡下不一样!苏惟惟啊苏惟惟,我以前真是小看你了,没想到你竟然躲在城里过这么好的日子,你说你在大城市赚钱了发达了,怎么也不跟我和你爹说一声,想我和你爹在家里吃不饱穿不暖,穷的连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,就指望着你能救济一下,可你也真狠心,自己在城里吃香的喝辣的,就把我们扔在乡下不管不顾。”

  “就是!”谢振江一副替天行道的样子,他环顾苏惟惟住的别墅,笑了,“你在城里住这么好的房子,怎么好意思不跟我们分享一下?你自己亲爹在乡下睡茅草房,你住大别墅,你说你这人还有良心吗?”

  苏惟惟靠在门边上挑眉冷笑:“说吧!谁告诉你们的?”

  刘玉梅嗤笑:“不管谁告诉我们的,你在大城市过好日子这就是真的!”

  “这房子不是我的,是我租的,你看我就是一个家庭妇女,哪来的钱买这么好的房子?”
“苏惟惟啊苏惟惟,你还想骗我?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找到你娘家人了?”刘玉梅越说越得意,“要不是苏媛媛告诉我,我都不知道你竟然发达了。”

  “苏媛媛告诉你们的?”苏惟惟冷皱眉头,当初她以为苏媛媛已经得到了教训,毕竟孙红英都被抓了,苏媛媛挺着大肚子能翻出什么浪来?她也就没把心思放在苏媛媛身上,谁知对方竟然还敢来惹她?真当她好欺负的?她眯着眼声音冷冷的,“苏媛媛现在怎么样了?”

  刘玉梅嗤笑:“能怎么样?反正日子过得没你好呗,大着肚子婆家都没有,虽然在学校教书,人也转正了,可一个女人没结婚就有了孩子,真是没羞没臊,没脸没皮的!我要是她,不如一头撞死算了!”

  苏惟惟眉头紧搜,抓住了关键信息,苏媛媛竟然回学校了,还转正了?是呢,她都忘了来城里之前苏媛媛在学校里教书,虽然叶家已经让苏媛媛在城里无法立足,却都没想到苏媛媛竟然还有脸回学校,是她太好欺负了,才会让苏媛媛忘了她的手段。

  见苏惟惟不说话,刘玉梅以为她被自己抓住了把柄,怕了,当下更得意,要往大门里钻。
刘玉梅穿的实在太破了,以至于隔壁的邻居都以为是哪来的要饭的,他们拿了粮食过来一问才知道这些人竟然是苏惟惟的公婆!

  刘玉梅一见人多,就擦着眼泪哭道:

  “乡下的日子不好过啊,我们穷的连件衣服都舍不得穿,辛辛苦苦把这帮孩子拉扯大,结果呢,他们翻脸不认人,自己在城里吃香的喝辣的,却对我们不管不顾,你们说,哪里有这样的道理!”

  一时间大家看苏惟惟的眼神复杂了许多,苏惟惟穿着最新款最时髦的大衣,烫着港风的卷发,浑身上下透着精致,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太太,反观刘玉梅,身上的补丁有脸盆大,脸脏兮兮的像是很多天没洗了,头发乱糟糟的也不知有没有虱子,鞋子还露了脚趾头。

  你说这当儿媳妇的再厉害霸道,也不能让公婆穷到这个地步,穷到没饭吃啊!看他们穿的,简直比要饭的还不如,亏苏惟惟自己住大别墅,竟然让公婆过那种日子。

  路人谴责的目光让谢振江更有底气了,他挺着腰板数落道:

  “苏惟惟,你还不赶紧把咱爹咱娘带进去,弄点好吃的给他们吃!什么鸡腿啊猪肉啊牛肉啊,统统拿出来!也别藏着掖着了,你说你,太没眼力见了,咱爹娘饿成这样,你也不知道眼头活点。”

  苏惟惟眉头紧皱站在门口,一旁的邻居们劝道:“惟惟啊,不管因为什么,这到底是你公公婆婆啊。”

  “就是,老人家过得不好,你这脸上也没光,做人不能太顾着自己。”

  “我看你婆婆是个可怜人,你好歹照顾着一点。”

  “你看老人家身上的衣服,都破成那样了,一开始我还以为是哪来的要饭的呢。”

  说完,谢振江扶着刘玉梅梁富贵,边走边笑:“爹娘你们看,这别墅好吧?这种大别墅有花园有厕所,住起来可舒服了,以后你们尽管放心住在这,早上就到花园里溜达溜达,等苏惟惟饭做好了你们去吃饭,吃完饭带孩子四下转转,去公园里散散步,晚上去学校接接孙子,人家城里的老头老太太都过这种日子!你们尽管放心,苏惟惟要是敢不管你们,我就去告她抛弃老人!”

  谢振江还问:“你们对这环境满意不?不满意叫敏英再给你们买好的!”

  “满意!满意!就是吧……”刘玉梅有些嫌弃这院子太空了,“这么大地方都种花实在浪费了,我看啊就该盖个猪圈,养一窝猪,再搞个鸡圈养点鸡拿去卖钱,这么大空地,还能盖个草锅,要我说这城里什么都好,就是生活不方便,但也还行,改造改造就好,我不嫌弃。”

  苏惟惟冷冷盯着他们,谢振江真敢问,刘玉梅也真敢答!这俩人真把这里当自己家了?真以为她苏惟惟是好欺负的?还是说日子过得太舒坦,早就忘了她苏惟惟的手段?苏惟惟挑挑眉,也没说话。

  他们正要推门进来,那门却忽然间被人从里面关上,苏惟惟似笑非笑道:

  “抱歉,我不认识你们!”

  这话一出,刘玉梅傻眼了,“不认识?苏惟惟你又耍什么花样?我是你娘你不认识我?”

  梁富贵也急了,“我是你爹,是鹤鸣的亲爸!是bb的亲爷爷啊!”

  “是吗?”苏惟惟耸耸肩,一脸为难。

  刘玉梅见她这样,又嚎上了:“大家快来看看!这是准备翻脸不认人了!连门都不让我们进,这还是人吗?”

  周围有邻居劝,“惟惟啊,虽然现在不是旧社会,可要是闹大了也难看!”

  苏惟惟长叹一声,不免一脸哀怨地瞅着刘玉梅,“大家有所不知,不是我不想让他们进来,只是这刘玉梅并不是我亲婆婆,她的儿子谢振江也不是我老公的亲哥哥,而这个谢振江以前在农村时非礼过同村寡妇,你们说现在就我一个人在家,我不能不防着点,否则真要发生点什么可怎么办?”

  大家一听,顿时想的深了,别说不是亲的,就是亲的又怎样?这种非礼女人的登徒子在哪都是下流货色!再看苏惟惟,漂亮明艳,气质出众,那谢振江要是真犯浑,苏惟惟想跑都跑不了!

  谢振江和江桃慌了,尤其谢振江臊红了脸,“你胡说什么呢!我什么时候……”

  “当初你通奸被人捉奸,这事全村人都知道,你这种男人,所有女人见到你都该绕道,我做的不过是一个正常女人都会做的事,”苏惟惟冷笑道,“我看,就劳您各位在外面等等,等我男人回来我再放门让你们进来。”

  苏惟惟这话说的有理有据,再看谢振江那人神色轻浮,一看就是个二流子,苏惟惟为了保护自己,这么做也无可厚非。

  于是,苏惟惟就这样把人关在了大门外,任他们怎么叫唤都不理会。

  他们一开始还能忍耐,可到了午饭时,家家户户飘着饭香味,几人饿得直流口水,偏偏买车票花掉了他们所有积蓄,原以为来城里就能过好日子,谁知苏惟惟给他们这种下马威!他们气得脸发青,孩子也饿得嗷嗷大哭,刘玉梅气得咬牙直骂,骂的整条街都听到了,可苏惟惟就是不理会。

  -

  下傍晚,梁敏英梁明苏走到门口时就发现家门口坐着几个人。

  梁敏英拉了拉梁明苏,“你说是不是乞丐?怎么这么多乞丐坐在咱家门口?”

  梁明苏皱眉,虽然人有同情心是好事,可她没忘记前段时间的新闻,有女人被流浪汉强了,这事可得当心点,梁明苏捡起一根棍子正要防伪,一回头就对上梁富贵那双熟悉的眼。

  “爹?”梁明苏眼都直了!

  梁富贵看她手里拎着铁棍,气骂:“怎么?还准备打你亲爹!”

  “我我我……”梁明苏赶紧扔了铁棍。

  梁富贵饿了一天,哭哭啼啼地诉说着苏惟惟的不是,刘玉梅也跟着骂,骂到梁明苏脸色发青。

  “够了!别说了,我嫂子还轮不到你们评头论足!”

  梁富贵缩了下,没敢再说一个字,当下他看向不远处的一个人,吓路灯的光影下,他那个死了的儿子梁鹤鸣就站在那,目光沉沉盯着他们,梁富贵吓得腿软,随即才想起来,梁鹤鸣没死,他儿子根本没死!

  “儿啊!儿啊!”

  牵着bb的梁鹤鸣眉头紧锁,凉薄的目光扫过这群人。

  bb偷偷嘟囔:“爸,他们以前经常欺负我和惟惟,红红和壮壮有好吃的都背着我们吃,奶还经常骂我是小杂种,骂惟惟是婊/子,他们还说我们母子俩是丧门星,给家里带来厄运。”

  梁富贵和刘玉梅印象中的bb还是那个一棍子下去放不出一个屁的小孩,没想到bb竟然把他们的罪行都告诉梁鹤鸣,刘玉梅一急,气道想打bb,可一巴掌还没下去,忽然想起来梁鹤鸣在一旁看着,硬是把这巴掌收了回来,只骂:

  “你懂什么!我们是你爹的长辈!你们要是敢不招待我们,我们现在就去告你!”

  贺东霖眼含警告,冷瞥她一眼,最后道:“先进去吧!”

  谢振江和江桃对视一眼,看到死去的梁鹤鸣竟然又活了,只觉得心里发憷。

  进门后江桃看向这别墅里的装修,眼都看直了,之前她在外面就觉得这里好,没想到进来后更好,这么好的房子,干净整洁,还有好几间厕所,简直就是天堂。

  江桃冲着撒欢的壮壮和红红说:“以后我们就住这了,你们去挑挑,看哪间房间好就住哪间,以后这就是你们的家了,不用客气,当自己家来。”

  苏惟惟脸都黑了,这红红和壮壮穿着鞋就进来,爬上爬下,把她的白沙发都弄脏了。

  苏惟惟懒得跟他们吵,翻了个白眼把自己关在屋里,贺东霖跟梁富贵聊了几句,听梁富贵忆苦思甜,回忆怎么含辛茹苦把他们兄弟几人养大,话里话外都在提醒贺东霖,别做一个忘恩负义的人!

  他们回忆完,贺东霖才上楼,他推开房门,看向趴在床上头疼的苏惟惟,不禁勾了勾唇,从背后抱住他。

  “生气了?”

  苏惟惟说不气是假的,可她没那么傻,贺东霖的身份放在这,要是被梁富贵和刘玉梅知道,他们能善罢甘休?虽然贺东霖对他们没感情,可他们到底是他的亲生父母,真要闹起来,贺东霖不可能不管他们。得想个办法把他们弄走才行。

  想到这,苏惟惟叹息一声,幽声道:“不管他们怎么对我,我都不会说什么,毕竟他们是你的亲生父母。”

  贺东霖感慨地点头,他看到梁富贵虽然没多少感情,可血缘放在这,对方的日子要是真过那么差,他袖手旁观怎么也说不过去,当然,听bb说完他们母子在乡下的苦,他心里不是毫无波动,当下他温声道:“我不在那段时间,你们母子俩受委屈了,只是他们找上门来,我也不可能把他们撵出去。”

  苏惟惟咬牙,她就知道是这样。

  她似是想到什么,忽而为难道:“孝顺爹娘是应该的,只是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。”

  “你说。”

  “就是吧那个谢振江,以前你不在的时候,他总是想方设法调戏我,好几次吃饭的时候都用手指抠我的腿,还总用那种色眯眯的眼神盯着我……不过这些都是过去的事了,也没什么,我本不该提的。”苏惟惟强颜欢笑,把委屈往肚子里咽。

  贺东霖眼神骤冷,满面寒霜,之前他见苏惟惟和梁富贵他们处不好,还以为只是因为当初的过节,现在才知道,中间竟然还有这一茬,谢振江算什么东西,敢觊觎他的女人!、刘玉梅梁富贵也不清白,要不是他们不作为,谢振江哪里敢在梁家做这种事?
贺东霖眸光发冷,把她抱到怀里,闷声道:“对不起,是我让你受委屈了,你放心,这些人……”

  -

  次日苏惟惟才知道他们霸占了梁卫东和梁明中的房间,还把梁小弟撵到客厅打地铺。

  苏惟惟是个爱干净的,平常家里干干净净,可刘玉梅是个邋遢的,吃东西往地上吐,垃圾随手一扔,四处吐痰,上厕所也不冲干净,晚上还不洗澡,总之家里一股子奇怪味道。

  梁敏英脸色难看,梁明苏也要忍不下去了,可苏惟惟就跟没事人一样,该干啥干啥。

  梁敏英和梁明苏简直弄不懂她。

  吃完饭,bb钻到苏惟惟怀里,咕哝道:“他们什么时候走?”

  “估计一时半会是走不了了。”

  bb不乐意,“我不想看到他们。”

  小妹在一旁帮腔,“我也不想看到他们,红红太讨厌了,帮我的本子和书都抢走了,还说这是她家,她有权利拿东西,壮壮还跑去bb房间里抢玩具呢,他们没来之前我们好好的,来了什么都变了,我讨厌他们!”

  小妹的年纪和其他兄弟姐妹差距大,她小时候就是几个哥姐带大的,跟梁富贵感情不深。

  苏惟惟听完他们的控诉,只冷冷一笑:“放心吧!我有办法让他们待不下去,到时候不用我撵,他们就待不下去了!”

  苏惟惟回去后把家里的事告诉了家里人,叶家人气得够呛,他们都知道苏惟惟在乡下过了不少苦日子,没想到刘玉梅这个后婆婆竟然还有脸找上门。

  “太过分了!”蔡筠虽然说着气话,可因为声音温柔,听起来并没什么怒气。

  老太太拨动着串珠,眼睛闪烁,半晌才问苏惟惟:“你这丫头也不是任人欺负的主儿,说吧,你有什么想法?”

  苏惟惟笑起来,当下拉着老太太的胳膊:“还是奶奶了解我,其实吧,我也没什么想法,到底是东霖的父母,我这个做儿媳妇的肯定要让人挑不出错来,我寻思着家里的人太多,需要几个保姆来管事,而我这公婆卫生条件差,总爱在家里吐痰撒尿,这总得有人立立规矩吧!”

  老太太满眼是笑,她点了下苏惟惟脑袋,“你这丫头主意多,也算你来得巧,我正好认识几个厉害的保姆,家里祖上是宫里服侍的,别的不说,就是知道的规矩多。”

  一旁的蔡筠回不过神,苏惟惟不是要对付他们吗?怎么还请保姆来照顾了?

  次日,老太太介绍的4个保姆就来家里了。

  家里忽然多了几个人,梁敏英和梁明苏很是奇怪。“嫂子,我们家不需要这么多人服侍吧?再说都是农村人,咱们也没那么娇气。”

  苏惟惟嗑着瓜子笑道:“我们是不娇气,可眼下爹娘和大哥大嫂来了,这家里人多,没人做事可不行,我寻思着这几位都是照顾人的好手,有他们在,咱爹妈有人照顾我也好放心。”

  刘玉梅原以为苏惟惟会拿出什么像样的办法对付她,谁知道对方还是服软给他们找了保姆!找保姆好啊!有人伺候,洗衣做饭都不用自己来,这样的好事哪里找!

  刘玉梅喜得满脸褶子,“算你有良心,还知道找人伺候我们,行吧!既然这是你的一片孝心,我们就收下了!”

  梁富贵有些局促,可刘玉梅答应了他也不好说什么。可他们很快发现自己想多了,当天下午几个保姆给刘玉梅等人讲了规矩,听他们说完,刘玉梅眼都直了。

  “你们凭什么管东管西的!真是瞎了眼了!也不看看我刘玉梅是什么!就你们几个婆娘想管我!我呸!”

  那几个保姆面不改色。

  下午,刘玉梅要上厕所,刚走到厕所门口就见那保姆跟了进去,刘玉梅吓得尿意全无,“你你你……你跟进来干嘛?”

  保姆面无表情地守在马桶旁,“苏小姐说了,怕您上厕所时摔倒,如果您摔倒了,那她作为您的儿媳妇肯定会内疚的,所以她嘱咐我必须跟着您,替您撕卫生纸替您冲马桶!除了擦屁股,其他的不劳您动手!”

  刘玉梅眼都直了!她到城里用这种马桶本就上不出来,现在倒好,身边有个人直勾勾盯着,在她皱眉时还体贴地问她需不需要帮助?她就上个厕所!能需要什么帮助!有人在边上守着她哪里还拉的出来?

  刘玉梅差点被憋便秘了,最后气得冲出卫生间。

  她以为也就上个厕所为难点,她还能忍,可她很快知道自己想多了,不管她走到哪,那几个保姆都会拿着垃圾桶跟到哪,她扔什么人家捡什么,她想跟江桃说个悄悄话,那些保姆贴心地给她准备水和瓜子儿。更过分的是,这几人说城里流行养生,把家里的红烧肉、红烧鱼、红烧牛肉都给倒了,换了大白菜、窝窝头、玉米面,还说这些都是粗粮蔬菜,吃了对身体好!刘玉梅气得差点扭自己大腿。

  

上一篇:第 109 章目录 → 下一篇:第 111 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