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90年代养大佬网 - 海量小说最新章节无弹窗在线阅读!

第 113 章

更新时间:2019-09-25 23:09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读产经] http://www.sikabeila.com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  苏惟惟和女主对视片刻, 也是奇怪,平常在商场俩人甚至能坐下来聊几句, 可一到现实生活中, 便又恢复从前的状态了。

  程艾看向苏惟惟的眼神也谈不上热情, 她对苏惟惟的感情很复杂,一方面觉得自己唾手可得的幸福都被苏惟惟抢去了,不甘且愤怒,另一方面她笃定苏惟惟是从后世穿越来的, 俩人都是穿越者, 她总有一种想和对方聊8毛钱天的冲动, 这样复杂的感情让他们朋友未满,却又比陌生人好一些, 此刻遇见了, 也只是淡淡地注视片刻, 又各自移开视线。

  程艾的父亲程树生也看到了苏惟惟,苏惟惟笑着打招呼。

  程树生看向苏惟惟要去的地方, 眼神微变, 略显讶异,“你也住这里?”

  苏惟惟笑着点头, “程叔叔也住这?”

  “我当然不住这里了, 这里可不是一般人能住的, ”程树生笑笑, 倒是没有妄自菲薄的意思,“今天是来访友的, 你要有事就先去忙吧!”

  苏惟惟笑着告辞。

  等她走,程树生不免感慨道:“以前我一直希望你能和东霖在一起,谁知东霖心有所属,只能说造化弄人。”

  程艾心里空落落的,她很怕父亲说类似的话,就好像父亲已经把贺东霖推给她,可她偏不珍惜,把那样的人作走了,她明白她的不平在哪里,她要的不仅是贺东霖这个人,还有他背后的财富,那未来首富的光环,这一切带给她的满足感远不是别的东西能比的。

  她联系过贺东霖很多次,可贺东霖一直避而不见,这次程树生提到相亲,她鬼使神差地就答应了。

  “对了,这个苏小姐家住这里?这可不是一般人能住的地方。”程树生疑惑。

  程艾当下摇头,皱眉道,“不可能!她就是一个农村人,没学历没见识,也不知道贺东霖为什么会喜欢她。”

  程树生看向女儿,笑笑,“你是被感情冲昏了头脑,也罢,人都有这样的时候,我知道你不是坏孩子,只是一时钻牛角尖,你退出来好好想想,贺东霖只是个过客,并不是你人生的全部,你这一生还长,未来总有更好的风景在等你。”

  程艾一滞,“我就是不甘心。”
“是你的就是你的,不是你的强求不得,再说你和苏小姐都很优秀,做个朋友不也是挺好的?”

  程艾别扭地没说话。

  苏惟惟进了家门,就见叶沉东坐在沙发上,双腿交叠,满是不耐。

  “哥?”

  叶沉东斜睨她,“回来看我笑话?”

  “哪有!我是来看未来嫂子的!”

  “哪来的嫂子让你看?”叶沉东虽然这样说着,可语气到底温柔不少,也不再如之前那般抵触,蔡筠也因此松了口气,今天相亲叶沉东从头到尾十分抗拒,自打叶沉东上幼儿园后就很少替他做主的蔡筠一时也不免紧张,情急之下只能听从老太太建议把苏惟惟拐回来了,果然,见到妹妹后,叶沉东到底是留了下来。

  苏惟惟说不幸灾乐祸是假的,叶沉东这样的大佬都要相亲,想想都觉得刺激。

  敲门声传来,苏惟惟主动开门,她努力想象未来嫂子的模样,谁知打开门就和站在门外的程艾面面相觑。

  苏惟惟的惊讶表现在脸上,叶沉东的相亲对象竟然是女主程艾?这剧情崩的太厉害了,按照原文的设定,这俩人应该根本不认识吧?可现在,苏惟惟完全确定,她面前这位女主小姐姐是真的打算放弃男主,另寻幸福。

  苏惟惟对于她的决定自然是举双手赞成,可问题是程艾要做她的嫂子,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,怎么总觉得那么别扭呢?苏惟惟一想到这件事就郁闷了,当然,郁闷的不止她一个,程艾也郁闷的要死。第一次相亲,叶沉东确实长得很帅,人有能力,开了很多家公司,与贺东霖不分上下,一切都很完美,只除了对方是苏惟惟哥哥这件事。

  苏惟惟竟然是叶家的闺女!那个传说中的叶家,那个前世她就听说过,却从来沾不到一点边的叶家!有一瞬间,程艾心里失衡的厉害,情敌是个农村妇女她不满意,总觉得自己输给这样的人心里难受,可如今得知苏惟惟的家世远在她之上,这心里竟没有想象中那般舒坦,反而更加难受了。

  程艾提不起劲儿,就连看到英俊多金的叶沉东也提不起精神来。

  程树生惊讶,“所以,惟惟出生时,我跟程艾妈妈还去看过呢。”

  “是,后来她被人拐卖了,去年才找回来,”说起女儿,叶学而总有聊不完的话题,瞬间就忘了这次会面的主要目的,从头到尾,话题就没从苏惟惟身上移开过,把相亲的叶沉东抛在一边,就好像叶沉东是捡来似的。

  叶沉东倒是乐得轻松。

  这种被特别关爱的感觉让苏惟惟如芒刺在背,好在蔡甜甜的到来解救了她,蔡甜甜是个健谈的,又总爱打听苏惟惟和贺东霖的事,喜欢从他们身上找存在感。

  蔡甜甜知道程树生跟贺东霖认识,便笑看苏惟惟,一脸关切:“我表妹和表妹夫什么都好,就是生活过得艰苦了点,表妹夫的工作太不稳定,要是工作好一些,表妹也就不用活得这么辛苦了。”

  这话说完,最难受的要属程艾了,其实这次来叶家,程艾已经有了被打脸的自觉,这顿饭吃下来她已经摸清了苏惟惟在家里的地位,人家是哥哥宠着,爷奶罩着,爹娘捧着,抛开这些不谈,光是叶家光环,就够苏惟惟一辈子横着走了,这些都不算,苏惟惟还牢牢抓住了贺东霖这个未来首富,抓住了梁家六兄妹和梁琮b这些未来大佬,苏惟惟都这样了还不叫好?蔡甜甜说这话到底在讽刺谁啊。

  程艾听着烦,不由蹙眉,“贺东霖工作不好?在你看来什么才叫工作好?”

  程树生偷偷给她使眼色,奈何程艾烦的厉害,头也不抬。

  蔡甜甜一愣,没想到程艾会忽然说这话,只干笑,“毕竟企业不如国家单位稳妥。”

  “你在开什么玩笑?你一个饭都吃不饱的人去担心大佬收入不稳妥,咸吃萝卜淡操心!”

  蔡甜甜愣了愣,脸红的厉害,完全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程艾怼,她又没说什么,不过是听说程树生跟她在一个系统,想躲聊几句留个好印象,可程艾为什么跟吃枪子似的?明明她说的也没错,贺东霖的工作就是跟她男朋友没法比,苏惟惟找的对象就是没她好啊。

  苏惟惟也没想到程艾会说这番话,不但不论如何,这次相亲总算是结束了,饭后蔡筠问叶沉东的想法,毫无例外,得到了叶沉东否定的回答,程家那边也没传来积极有用的信息,直说顺其自然,蔡筠唉声叹气觉得自家儿子没救了,虽然她崇尚婚姻自由,认为婚姻之事不能勉强,可依照叶沉东的工作强度,如果她不紧着点,恐怕叶沉东这辈子都不会有空谈个恋爱了。

  回去后苏惟惟竟然发现家里的大门锁着,她有些意外,平常家里总有人的,怎么今天齐齐不在家?她身上没钥匙,总不能翻墙进去吧?正想着,一个传呼进来了,梁敏英喊她去救命,苏惟惟急急赶去她工厂,就见梁敏英正和一个男人站在工厂门口。

  那男人穿的土黄色衬衫,黑色长裤,一双黑皮鞋,头发油腻腻的,像是很多天没洗了。

  苏惟惟赶过去,皱眉道,“敏英,这是谁啊?”

  梁敏英气的不轻,见到苏惟惟,当即一颗心定了下来。

  “嫂子,我根本不认识他,也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疯子,硬说自己是我男人,还说要拉我回家过日子,叫我跟他扯证。”

  那男人横道:“你怎么不是我女人了?我姑姑都把你许配给我了!她说了,过了夏天就给我们配婚,自古以来儿女的婚事都要听爹娘的,你别告诉我你敢忤逆你爹娘,有你这么做人的吗?”

  梁敏英虽然没读过大学,可一直以来接触新潮的思想,再加上苏惟惟经常在边上劝导着,从前那种想靠男人生活的思想早就没了,如今她一人支撑工厂,动辄出国考察采购,做的设计也都是国际范的,可以说把单身生活过得人人羡慕。

  她自然也想不到,都这个年代了竟然还有男人认为女人是附属物,认为女人就该听父母摆布,有这种恶臭思想的男人怎么不去死!

  梁敏英气得心口疼,指着他骂:“你胡说!你是哪精神病院跑出来的?我告诉你,谁都没法决定我的婚事。”

  那男人呸了一声,不怀好意的目光在梁敏英身上扫过,眼神瞬间有了变化。

  啧啧!这女人还挺辣的,看身材倒是不错,最起码胸部有料,屁股也勾搭,听他娘说,这女人屁股大能生儿子,这样的女人也放荡,倒是够格做他老婆的。

  “你还嘴硬!我告诉你,像你这样的女人我见多了,娶回家捆起来打几天,保管你老实!你现在骂我那是你不知道我的厉害,等我把你娶到手,看我怎么治你!”男人放狠话。

  梁敏英气得胸口起伏很大,苏惟惟见状,皱眉问:“你说你姑姑把敏英嫁给你?”

  “可不是!我姑姑这人厉害的,她说什么就是什么,她说要把梁敏英嫁给我,那准错不了!”

  “那你姑姑是谁?”
男人不无得意道:“你是那个寡妇苏惟惟吧?我姑姑就是你婆婆刘玉梅啊,怎么着?现在知道怕了吧?你要是敢逼逼,我叫我姑打死你!”

  苏惟惟气得冷呵:“你姑姑不过是我婆婆,她敢打我?”

  “怎么不敢!这儿媳妇就是家里的奴隶,婆婆叫往东你不能往西,否则就是不孝,我妈都说了,等这次娶了敏英,她要给敏英好好立立规矩。”

  苏惟惟不怒反笑:“你姑姑和你妈倒是好能耐,也不问敏英愿不愿意?我们家敏英好歹也是高中生,自己又开了工厂,你算什么东西癞□□想吃天鹅肉?你早上出门照镜子了么?”

  那男人看向梁敏英,冷嘲:“我癞□□想吃天鹅肉,谁不知道梁敏英跟姓蒋的结婚前又分了,这都定过亲的女人了,肯定不是原装货了,这种破鞋我肯娶她是老梁家坟头风水好,不然谁肯要这样的女人!梁敏英到现在没结婚,不就是没男人肯要她吗?我做好事她还想怎么着?还想挑拣不成?心里有点数行不?”

  梁敏英被气得眼泪都要下来了,苏惟惟拦住她,只是冷笑一声,随即抡起工厂门口的铁棍,又冲门卫室喊道:“我们工厂保安的在吗?在一个算一个,今天谁揍了这孙子,我一人奖励一百块!”

  这话说完,几个保安红着眼各个去找铁棍,他们早就看这流氓不顺眼了,竟然敢欺负他们厂长,要知道梁敏英漂亮又会做事,是厂里很多小青年的偶像,这流氓敢玷污他们偶像,他们第一个不能容!

  见保安们杀气腾腾追着他,那男人吓得不轻,转过头就要跑,还边走边骂:“你这泼辣女人,你等着!等你进了我们家门,我一定揍死你!”

  梁敏英气骂:“等你死了我就嫁你!”

  那男人走后,梁敏英被气得直擦眼泪,跟蒋东来的婚事一直是她心里过不去的结,不过如今她已经学会放下了,谁知道竟然遇到这么个不要脸的。苏惟惟安慰她片刻,皱眉道,“走,回家找刘玉梅问个清楚。”

  他们回去时,刘玉梅也回来了,见了她们有些心虚。

  苏惟惟冷声:“是你让你侄子去找敏英的?”
刘玉梅干笑,“我这也是为了敏英好,你看敏英被退婚,又不是黄花闺女了,哪个男人肯要她?她结婚困难没人要,正好我那侄子跟敏英年纪差不多,人也不错,我出于好心就想给敏英配个对。”

  苏惟惟差点呕了,冷声道:“我没记错的话你那侄子前几年结过一次婚,他老婆只是跟他妈吵了两句,就被他打成了残废,后来他把女人扔回了娘家,不管不顾。他小学没毕业,无所事事,去年还因为偷东西被抓,平常就知道喝酒赌钱,整个一烂人,这样的垃圾放进垃圾回收站我都嫌污染环境,你竟然有脸把这种垃圾介绍给敏英?”

  刘玉梅翻白眼,“你以为梁敏英是什么香饽饽呢?就这样被退过婚的女人,能嫁出去那都是祖上烧高香了!”

  “既然我们敏英不是香饽饽,那你干什么要委屈你侄子娶敏英?”

  刘玉梅被堵得说不出话。

  “你这吃相真他妈难看!我警告你刘玉梅,你要是再敢让你侄子去祸害敏英,我就找人废了他下面!让你们老刘家断子绝孙,我说到做到!”苏惟惟恶狠狠的。

  刘玉梅气的不轻,梁敏英不把谢振江江桃安排进工厂,这么大的工厂以后传给谁?她早就想好了,不能便宜别人,让侄子跟梁敏英结婚,侄子不是外人,以后会想着壮壮,要是嫁给外人,那这么大的工厂不是便宜了别人?

  “苏惟惟你敢威胁我!”

  “你看我敢不敢,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,我丑话说在这,你要是敢让你侄子使坏手段半路拦截敏英,或者想强迫敏英就范,那我就把一切报复到你孙子身上,我说得出做得到。”

  她眼神阴冷,像个护崽子的老母鸡,刘玉梅被她看得一慌。她是准备叫侄子强迫敏英的,女人嘛,一旦强了,发生了关系,哭几次闹几次,最后不从也得从,却没想到会被苏惟惟看破。

  苏惟惟原本还想用点计策的,出了这事,她干脆抓住机会强行把刘玉梅撵走,刘玉梅也不是吃素的,当即躺在地上翻来滚去的,赖都要赖在这。

 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,强行撵走人还会再回来,必须找个能断了根的办法。

  晚上回来,贺东霖听说了这事,眉头紧锁,“我没料到她竟敢这样。”

  苏惟惟把梁敏英结婚的事讲给他听,“敏英今天挺气的,好在现在情绪稳住了,倒是你,说要想办法的,这都多少天了,你办法想了没?”

  贺东霖眼里带笑,“想到了,只是方法不可能马上奏效。”

  苏惟惟听他这样说,也就不追问了,她气的不轻,晚上在床上翻来翻去想揍人,贺东霖握住她的拳头把她拉到怀里来,轻声道:“想揍人?那我陪你练练?”

  苏惟惟于是就被他拉着操练,练了一晚上,也不知道是什么武功路数,只知道一晚上下来,俩人都累得气喘吁吁,尤其是苏惟惟深刻怀疑自己已经老了,否则怎么这体力一天不如一天。

  下面两天,苏惟惟一直暗暗跟着刘玉梅的侄子,这人叫刘强是苏惟惟隔壁村的,就是个混子,到了城里也不安生,晚上出去P,白天出来赌。苏惟惟怕他做出对梁敏英不利的事,而这种事就算报警也不起作用,总不能说怀疑这人会行凶吧?人家警察也没那么闲。

  苏惟惟跟了两天,开的是叶沉东送她的新车,她这车是红色的,进口的四座名车,牌子很不错,价格也高的咋舌,苏惟惟原本不好意思要的,禁不住大哥的劝,最后只好把车提回来了,又紧急搞了个驾照。

  家里有刘玉梅,苏惟惟自然不可能把车开回家,平常车都停在叶家,她很少开。

  开车跟了几天她有些累,无聊之下就给贺东霖发了传呼,谁知大佬竟然邀请:“来我公司转转?”

  苏惟惟顿时坐直了身体,去大佬公司?说起来她还真不知道大佬是做什么的,也不知道工作状态中的大佬是什么样的,苏惟惟想到后世穿着西装的霸总,一时心痒,嘴上说着不要不要,最后还是无奈接受邀请了。

  贺东霖亲自下楼来接她,苏惟惟歪着头,“我来你公司不会打扰你工作吧?”

  “不会,我不会轻易被人打扰。”

  苏惟惟被说的内向了,她跟着贺东霖走上楼,看向公司标牌才发现这家公司占据了三层楼,每层楼是一个业务范围的,贺东霖带她进门时,公司所有人都齐刷刷看向他们,苏惟惟想到会引人注目,可她前世上班时,八卦都会偷偷来,哪好意思这么光明正大盯着别人看?可贺东霖公司的人好像不知道低调二字怎么写,就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偷看似的。

  苏惟惟靠向贺东霖,低声问:“他们为什么用那种眼神看我?”

  “自然是因为你漂亮。”

  虽然苏惟惟知道这是实话,可她真的漂亮到这个地步?

  苏惟惟是临时来的,贺东霖也就没来得及把工作挪开,他下面有个会要开,就让苏惟惟一个人坐在办公桌里玩。这年头的办公室实在没什么好看的,苏惟惟看了一圈觉得无聊,便出去上了个厕所,谁知刚走到卫生间就听到了八卦。

  “你们看到没?贺总带小蜜来了!”

  “是二奶?”

  “什么二奶不二奶的,说那么难听,你怎么知道人家不是互相喜欢?我听助理说过,贺总有个老婆,不过那老婆是乡下人,是以前贺总没发迹之前,患难与共的老婆,贺总恋旧,还是跟那老婆在一起,但你们想,那种老婆跟咱们贺总哪里有共同话题?所以贺总在外面找了小蜜,这也是情有可原的!”

  “不过今天这小蜜颜值还挺高的。”

  “长得不好看能叫小蜜吗?不过她长得再好看也没用,人家大老婆有儿子撑腰,以后贺总这家产肯定都要给儿子的。”

  “贺总有儿子?”

  “肯定有啊,我还听说贺总的儿子挺聪明的,就是不知道这小蜜以后会不会也给贺总生个儿子。”

  最后一个女生总结,“现在有钱的老板都找小蜜,咱们贺总这种英俊帅气多金的,说不定根本不用花一分钱就有女人愿意跟着呢。”

  几个女人齐齐点头,觉得她说的很有道理,甚至还有感叹说给她她也愿意,毕竟贺总长的是真帅。

  苏惟惟瞥向那几个八卦的,各个烫头涂口红穿高跟鞋,通勤装扮,却又穿出了女人味,总的说来都是挺漂亮的女生。没想到这个年代办公室就这么精彩了,苏惟惟还以为只有后世才是这样呢。

  一个女人又八卦:“你们说贺总的这个小蜜多大?”

  “你说年纪?”

  “谁关心年纪啊,我说的是她这里,你们没觉得她的胸还挺有料的?”

  苏惟惟瞥向自己胸口,唔,确实是挺有料,不过她们怎么连这事都感兴趣?

  这女人说完,却没得到回应,而旁边八卦的人神色紧张,满脸慌乱,她回过头,就见苏惟惟站在她身后,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盯着她。卫生间门口安静的有些诡异,苏惟惟走到她面前,伸出手。那女人以为她要打巴掌,当即往后躲,却见苏惟惟拉起她的手往胸口放。

  那女人僵硬住了,脸刷的一下红了。

  苏惟惟挑眉,呵笑:“对我的胸这么感兴趣?来来来!让你摸!”

  那女人脸更红了,吞吞吐吐说了好几句抱歉。苏惟惟也没想为难她,回到办公室时,苏惟惟郁闷了,她不过是低调点,不想来查岗,却没想到公司的人竟然会对她有这种误会,看来她的想法是正确的,大佬这么招狂蜂浪蝶的人,就该去做手术一了百了,省得公司这么多人为大佬的继承权心烦。

  bb下午四点半放学,今天叶沉东说好了带他去吃肯德基,俩人吃晚餐,贺东霖会还没开完,苏惟惟就给叶沉东回了电话,让他把孩子送到贺东霖公司来。

上一篇:第 112 章目录 → 下一篇:第 114 章